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人流正规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2:01:2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人流正规的医院,奉化人流术价钱,华美妇科专科医院,北仑那边做人流技好,北仑哪个医院人流比较好,宁波华美售后电话,宁波华美专家怎样嘛

原标题:剧作家要往历史深处挖掘故事细节

4月27日,广东剧本超市正式启动,受到业内广泛关注。4月27—28日,“南方编剧沙龙”在289艺术园区岭南活力非遗艺术馆举行。首日活动有两位作家来到沙龙与广东青年编剧、作家交流剧本创作经验,他们是四川省作协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广西作家协会主席东西。

近年来,阿来和东西的小说作品被频频改编为影视作品,反响热烈。阿来担任编剧的作品《西藏天空》曾获得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之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编剧奖。东西的小说《耳光响亮》《我们的父亲》《没有语言的生活》分别改编为同名20集电视剧,东西也担任小说改编的编剧和剧本策划,《没有语言的生活》改编为电影《天上的恋人》,获第十五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现场,就如何兼顾文学创作与剧本创作,提升影视剧本创作的整体质量?阿来、东西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阿来:剧作家应“警惕”过分市场化

在分享自己的创作经验之前,作家阿来首先强调,对于影视剧来说,自己是一个“外行人”,他目前对影视剧创作保持着一种“警惕”的心态。他观察到,目前许多资本在涌入文化市场,却对文化产业的规律缺乏了解。因此,影视剧创作常常陷于“流行什么,资本就跟风什么”的怪圈之中。

“有人觉得文化产业和别的产业一样,目标就是赚钱。但如果赚钱就是唯一标准的话,那我们就不必从事文化创作了。”在物质生产领域,只要达到标准就是合格的产品。但在阿来眼中看来,文化产业并没有一定之规,“因为它永远要求创新。只有那些提供新鲜的审美经验、表达方式的作品,才算得上好的艺术作品”。

缺乏原创能力,是当前不少剧本的通病。“然而,与其说今天中国影视产业‘没有好剧本’,不如说是‘不能辨识好剧本’。”阿来认为,行内人士如果不知道剧本好在哪里,剧本被改编时甚至可能会弄巧成拙。“有时候你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好好的题材,被拍成了另外的样子,包括我自己的《尘埃落定》,其实我也不太满意。”

阿来发现,尽管不少行内人士都在谈“市场”,但真正懂得“市场”的人并不多,而且观众的审美能力常常被低估。“我们常常说,作品要‘老少咸宜、雅俗共赏’。但我们的读者是谁?他们的兴趣是怎样的?我们却往往一无所知。”他认为,文化市场有必要通过第三方机构进行大范围的抽样调查,真实了解观众或读者的诉求。

“实际上,文化产品是一种‘软需求’。一部作品不可能同时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能针对特定的市场进行创作,就已经很好了。”阿来建言,作家、编剧在不了解市场的情况下,更应对自己的作品保持自信。

阿来同时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拒绝市场的人”。他观察到,“过去十年间走红的作品,如《亮剑》《甄嬛传》《琅琊榜》《人民的名义》等,没有一部是跟风跟出来的。”

“艺术冲动只能来自我们内心向善、向美的激情。”阿来认为,如果只是为钱而写作,艺术冲动最终就会消失,作家也难免被市场所淘汰。

2016年初,四川省作协“阿来工作室”在成都成立。该工作室旨在不让资本过早地介入到影视剧本创作中来,进而打造成为一个优秀“剧本孵化器”。阿来曾向媒体透露,工作室计划在前期运作的两三年内,出品三四部反映四川近现代历史题材的电视与电影剧本。他借本次沙龙活动介绍,经过过去一年多的资料搜集、整理,目前两部剧本大纲已经初步成型。其中一部以保路运动为主题,另一部描写川军抗战。两部作品都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中国社会近现代的历史转型。

“我们要往历史深处挖掘故事细节,剧作家创作前必须对故事背景充分了解,不能胡编。”阿来补充道。

东西:编剧最重要的才能是思想

近年来,一些“叫座不叫好”的影视作品泛滥,剧本创作为了市场而脱离生活;还有编剧在剧本创作时特意设置雷点、槽点,形成争论,扩大影响。在谈到写作的技巧时,作家东西坦言,创作是很难教的。

东西强调,在学习写作的时候,不仅仅要看作家写了什么,更要看作家删掉了什么,这个才是真正学习写作技巧的过程。“因为作家写出来的东西是光鲜的,但光鲜的背后是经过千锤百炼的”。

最近,东西在和导演陈建斌合作,改编他的小说《篡改的命》,剧本正在写作中。东西的写作经验是,一个好的编剧是控制自己,而不是释放自己。“一个编剧一定要有煽动力”。在这个剧本中,东西设计了五张牌,不断设计悬念,这样整场电影看下来才会非常充实。

“写剧本就像谈恋爱,你光有激情是不行的,你还得有点技巧,怎么讨女孩子欢心。同时你还要有点使命。”东西认为,一个好的编剧最重要的能力是要有思想,对世界要有自己的思考。他把写故事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讲好一个故事,第二层是解释一个故事,最高层次是思考一个故事。

东西特别提到了台词创作,他认为,台词是戏剧剧本所独有的语言,是戏剧剧本的标志性要素之一。为了便于拍摄,使剧本内容能以镜头的形式呈现,戏剧剧本特别强调画面感。而且,台词承担着多重作用,对塑造人物、推动剧情、交代次要事件都有重要影响。所以台词的设计就显示出了它的难度。

影视剧本要求剧中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语言去表现自己的性格和特征。这就要求编剧在塑造人物时要有成熟的构思。“台词设计张冠李戴,在新写手的剧本里经常出现。可是如果你的思想是成熟的,你的构思是有方向的,这个人物就不会飘浮,不会假。”

东西表示,要写出好作品,一定要保持注意力集中。“很多人是开着手机、听着音乐、喝着咖啡写的,我写作时一定要关了手机。所以你在写作的时段,你一定要保持三到四个小时的注意力,然后你再休息一个多小时,这样才能写好作品。”

对于广东青年编剧和作家,东西提醒道,写作需要四个力气:“第一是体力,你们现在还年轻,你们有的是体力;第二是智力,如果没有智力,写不出好东西;第三是心力;第四是毅力,如果你一辈子都想写作的话,最终拼的是毅力”。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东西说,在创作的时候,编剧既要向中国的民间吸收资源,学习民间生动的语言表达,同时还要向全世界优秀的作家学习,眼界要宽广,“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作家,有非常多的文学作品,在学习创作时要多去学习那些聪明的作家和思想。”

什么样的电影是好的电影?东西以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的电影为例进行阐释。阿斯哈1972年出生,2012年他导演的电影《一次别离》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今年他导演的《推销员》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东西认为,在电影中塑造一个人物,不一定要写事件,但是一定要写这个事件在他身上折射出来的影响。《一次别离》和《推销员》这两部电影,每一位观众都找得到自己进入的角度,而且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每一位观众都感到为难,“如果观众是剧作者,都不知道怎么办,写出这样的影视作品才是好编剧”。

东西认为,《推销员》这部电影表面是写伦理,实际上导演找到了人心的共性,“实际上人心和人性是非常复杂的,在创作中每一人物的设置也不要那么简单,有的影视剧一写出来,观众就知道哪个是英雄,哪个是坏人,这样的片子不一定是好片子”。(记者 杨逸 宋金绪 实习生 宋冬红 苏银萍 潘珏)

(责编:李语、甘霖)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慈溪人流多少钱呢